tp钱包官网下载(从“高光”到“贪官”:落马“网红”官员的“退圈”警示录)

147小编

近期,多名落马“网红”官员被处理,这些官员中,省、市、县均有涉及,其中4位被查时担任“一把手”职位。

2名副省部级干部:5月16日一审开庭的山东省青岛市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汲斌昌,6月3日被逮捕的四川省政协原党组成员、副主席杨克宁。

1名厅级干部:5月14日被查的河南省南阳市委原书记朱是西。

除此之外,还有3名处级干部,3月18日被查的宁陵县委原书记马同和,5月8日被查的南京市公安局原一级高级警长刁品中,5月20日被“双开”的亳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孙善豹。

从年龄上来看,6名干部中有5名“60后”,年龄最小的是出生于1974年11月的孙善豹。

网红官员“出圈”以后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注意,往往能够借势而为,推动当地文旅、乡村振兴等领域发展。有些“网红官员”坚守底线,实绩突出,有口皆碑;有些却没有守住“廉洁关”,一步一步走向贪腐。

上述6位落马网红官员的“出圈”方式各不相同,有的因直播走红,有的因个人自媒体活跃在大众视野,还有的因写“官场小说”受到关注。

因何而“红”?

“网红局长”孙善豹、“网红县长”马同和,因直播“出圈”。

孙善豹在直播

2023年1月5日,亳州市交通运输局官方抖音号开通,27日,孙善豹首次以“主播”身份亮相屏幕前,同年10月,“局长带你看交通”获安徽全省系统内推广。

直播开到第八场,场场观众破10万+,最多一场有19.2万人次观看。内容涉及春运、高速公路建设、农村公路建设与管护等。孙善豹曾直播进村走访,据村民回忆:“2月24日在直播间里喊话,3月14日局长进村走访,7月7日进场施工……”

马同和

马同和因多次为农民“代言”特色农产品被称为“网红县长”。在2020年1月参加河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时,马同和还编了“顺口溜”推销特色农产品,“宁陵的花生,宁陵的梨,宁陵白蜡杆真神奇;华堡的吊篮,张弓的酒,程楼的黄瓜家家有……”

汲斌昌和朱是西的“红”,是“秀”出来的。

汲斌昌

2019年6月,时任山东省工信厅厅长的汲斌昌曾参加《问政山东》节目,针对鲁南化工园区村庄搬迁问题,汲斌昌立下“军令状”:“如果到2020年6月,搬迁工作不能按时完成,我辞职。”当地媒体报道,他是节目开播以来,参加问政的14个省直部门中,首个作此表态的“一把手”。

公开报道显示,至少到2020年10月,该化工园区涉及的村庄搬迁工作仍在进行。而那时,汲斌昌已经升任副省长。

朱是西担任南阳市委书记期间,多次引起媒体及群众关注。

朱是西

一是出席年初工作会议时,朱是西带着刚输完液的“留置针”亮相,引起舆论争议,褒贬不一。

二是在市人大会议上的讲话,2023年1月7日,河南省南阳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闭幕。闭幕当天,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的一番讲话,在网上引起众多关注。朱是西在发言中称:“这两天,不断有人发短信、发微信,(提及)襄阳华侨城给南阳人民的一封信,还打出题目、口号,‘南阳挣钱,襄阳消费’……我们应当感到羞耻。”

三是2023中原迷笛音乐节开幕,他曾到南阳火车站欢迎乐迷。然而在音乐节接近尾声时,大量乐迷反映财物被盗,引爆社交网络,“音乐节”变“音乐劫”。

刁品中

刁品中于2019年4月5日,开通了个人微信公众号“老雕札记”,5年间不定期更新。今年3月13日,这个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《五年记》,里面提到“细细一算,《老雕札记》已陪我走过整整五年、1800多个日日夜夜了”“五年时间不短也不长,见到彩虹,遇过风雨,曾经有一段时间一度想封号悄悄退场,不愿招惹更多人的目光,像鸵鸟一样活着,不念过往……终于明白,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,你方唱罢我登场,再好的演员也不能独霸全场。”该文最后写道:“愿四季清宁,《老雕札记》陪您一路远行,伴您一生久安。”此后这个号再无更新,他于今年5月8日被查。

杨克宁是一名藏族干部,笔名宁克多杰,据当地媒体介绍,“多杰”在藏语中意为“金刚”。他十八岁就开始发表文学作品,他的作品相当一部分是官场小说,被媒体称为“官场小说家”。去年10月还发表了长篇小说《惠风和畅》,就是一部“展现基层政治生活的小说”,小说节选开篇特别强调“本作品为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”。

在关于这篇小说的访谈中,他提到,干部在实际工作中会遇上诱惑与贪婪,有的人大步迈过,有的人却踏入深渊,这是我们时刻要面对的复杂局面和严峻考验。他说,自己“在阿坝州一干就是四十多年,没去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学习过,没去国家机关、沿海地区、发达地方挂过职”,“一直就在州里几乎干到退休”。

落马“网红”官员,有何特点?

孙善豹、刁品中都有公安系统经历,一个毕业于安徽省警察学校,一个毕业于江苏警官学院。

孙善豹毕业后到淮北市公安局工作,后调任市交通运输局。刁品中一直在监狱系统、公安系统工作,2018年任南京市江宁区副区长、公安分局局长。

“两虎”汲斌昌、杨克宁都有金融背景。汲斌昌仕途一路高升,而杨克宁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。

汲斌昌毕业于四川大学,国民经济管理学专业出身,毕业后直接进入山东省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工作。他37岁升副厅,46岁升正厅,而后执掌鲁信集团,任省厅“一把手”,跻身省政府领导班子。

汲斌昌是党的二十大闭幕后山东省首个落马省部级干部,也是党的十九大后山东第三“虎”。一审开庭后,他被控受贿超5.26亿元。

杨克宁是工商管理专业出身,他起步只是县商业局食堂的一名会计,由股长、秘书、干事、科长、县委书记一步步到州长,2021年升副省级,他是党的二十大后四川省落马的首个省部级干部。

朱是西、马同和有一个共同特点,时不时“拍案而起”,秀“强势话语”,实际上透露出的是权力观扭曲,缺失对行使权力的敬畏心,权力变成“迷幻剂”,最终让他们不择手段。

2018年,“谁砸了企业的饭碗,我们就砸谁的饭碗”,让很多人记住了刚上任驻马店市市长的朱是西。2022年,时任南阳市委书记的朱是西公开讲话:“你不要想着你是这长、那长,你是书记什么的,如果说你连为企业服务都做不到、做不好,你也谈不上为人民服务!”

马同和2021年任县委书记,1月因编“顺口溜”推介农产品走红网络,8月在督导疫情防控工作时,曾怒批3名干部。当地媒体曾发布一段视频,视频的标题是:商丘宁陵县疫情防控不力 县委书记发火怒批:“连恁仨一块免”。

市长、局长双双落马

亳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孙善豹落马前,亳州市原市长邓真晓于2022年11月28日在任上被拿下,去年11月被“双开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邓真晓也是位“网红”官员。

邓真晓

邓真晓有一个微博,名叫“中原牧场大临泉”,有6.5万粉丝。他2022年11月28日被查,11月19日晚是他最后一次更新微博。其发布内容大多为临泉相关宣传、个人随笔、生活记录等,与网友互动频繁。

邓真晓2021年8月任亳州市市长,调任亳州后,多次提到要发展亳州大健康产业,但截至他落马,也未看到亳州在此方面有更多新政策出台。2022年11月19日,他转发了亳州发布“用碎片时间改善弓肩驼背”的微博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更新。

邓真晓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2124.59万元,致国有土地资产损失超3.5亿元。

邓真晓被开除党籍的处分是经中央批准的。因为邓真晓是十一届安徽省委委员,《中国共产党章程》第四十二条规定,对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,给以撤销党内职务、留党察看或开除党籍的处分,必须经过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审议,由这一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报同级党的委员会批准。

早有预警

杨克宁

杨克宁担任阿坝州州长期间,阿坝州曾发生“清水衙门”贪腐案。

2020年,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文《一人牵出“一窝鼠”——四川省阿坝州多县就业局局长贪腐问题透视》专门报道了这起“清水衙门”中的腐败窝案。全州13县(市)就业系统共有49名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,1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,涉案资金1200余万元。

就业局主要负责向社会提供公共就业服务,权力不集中,腐败问题发生较少,是名副其实的“清水衙门”。

在杨克宁落马之前,已有一批下属被查。杨克宁被查前10天,2023年11月6日,阿坝州马尔康市政府党组成员、副市长,市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倪勇被查。同年10月,阿坝州生态环境局原党组成员、机关党委书记谭波,阿坝州壤塘县政协原党组成员、副主席侯治刚被“双开”;阿坝州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党组成员、局长巴黎被查。

马同和任宁陵县县长期间,因大气污染防治不力,曾被全市通报批评。

当地媒体报道,得知被追责后,马同和表示,“我是追求完美的人,当时就感觉,哎,怎么能追责到我头上呢?我怀疑自己的能力有问题,怎么这点小事都没干好?我觉得对不起宁陵70万人民,觉得无颜以对。我还想过引咎辞职算了,但又觉得现在辞职未免小家子气,显得你马同和拿不起、放不下。追责了,更要戴罪立功,把工作做好。”

清朝河南内乡县衙里的一副院联写道:为政不在言多,须息息从省身克己而出;当官务持大体,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。在当今网络发达的时代,公职人员可以发声表态,可以变成“意见领袖”,而且就目前来看,“网红”官员在乡村振兴、文旅经济等领域取得显著成果。但是,应该注意的是,“网红”官员不要在追捧声中迷失自己,“网红”官员落马会造成更大负面影响。官员“出圈”,更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,手中的权力归根结底是人民赋予的,敬畏权力,正确用权,守住“廉洁关,用好网络这把双刃剑,更多为民谋幸福,多办顺民意、惠民生、暖民心的实事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